丑陋性風俗

  在大多數非洲國家,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親,當地村民們就會請來一名男子,陪這名寡婦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來“驅除惡魔”,這些專門從事“陪睡”行業的男子則被當地人稱做“清潔者”。然而,這些所謂的“清潔者”事實上卻是非洲大地上“最骯臟的人”,他們屬于愛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,并肆無忌憚地將這些可怕病毒傳播給至少數十萬無辜的女性。

  一些國際援助組織指出,在非洲,每十個愛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,而她們大多數都是因為遭到強奸或類似“清潔者”這樣丑陋的性風俗影響。

  離奇風俗令女性慘遭侮辱

  在非洲國家馬拉維的姆欽吉市,23歲的年輕婦女詹姆士·姆貝韋三年前死了丈夫,就在她的丈夫死后幾個小時,姆貝韋就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,她既沒有為她的丈夫服喪,也沒有接受朋友和親屬的安慰,而是一個人躲到了她姐姐的家中。姆貝韋說,她真希望人們永遠也不要找到她。但是,不幸的是,她丈夫的家人還是對她窮追不舍,并最終將她“挾持”了回去。姆貝韋最擔心的一幕還是發生了,村中的長老和丈夫的家人強迫她接受“性清潔”的儀式,并威脅她說如果她不服從的話,村里每死一個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詛咒。最終,勢單力薄的她還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發生了性關系。

  姆貝韋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,“一想起我的丈夫,我就會哭泣。他死了,我卻要接受這樣的事情,我感到很害怕,我非常擔心自己因此被傳染上愛滋病,如果我死了,我的孩子們將沒有人來照料?!?/P>

  愛滋病挑戰傳統陋習

  和姆貝韋有著同樣經歷的女性在非洲有成千上萬。

  這個古老的非洲傳統已經成為愛滋病病毒傳播的元兇。據最近的一項統計,非洲僅去年一年就有230萬人被愛滋病奪去了生命,而愛滋病患者的總數已經超過2500萬人,其中60%為女性。在那些依然流行“性清潔”風俗的村莊中,愛滋病毒傳播的速度快得驚人。非洲援助組織工作人員認為,這種丑陋的風俗必須徹底廢棄。

  但是這種傳統要得到改變卻很艱難。莫妮卡·娜索富是贊比亞南部蒙澤地區的一名護士,同時她還是當地預防愛滋病協會的一名成員。娜索富對記者說,“結束一件已經延續了這么長時間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難。我們從生下來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教育,如果我們勸她們抵制這樣的事情,她們就會問:我們為什么要改變呢?”

  詹姆士·姆貝韋三年前死了丈夫,隨后她被迫和丈夫的堂弟發生性關性,以完成“性清潔”

  肯尼亞、烏干達、坦桑尼亞、剛果、安哥拉、加納、塞內加爾、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亞等國家的鄉村,都遵循著“性清潔”陋習。

  “性清潔”源于一種信仰,即一名婦女會被死去的丈夫的靈魂折磨,她本身也是“不潔”的,她們必須被“清潔”,否則,就不能出席葬禮或再嫁。對于那些還未出嫁的姑娘,假如她們失去了雙親,也必須和“清潔工”睡覺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關注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老师解开奶罩喂我奶吃
    <form id="dprnp"><nobr id="dprnp"></nobr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dprnp">
    <noframes id="dprnp">

    <em id="dprnp"><form id="dprnp"><nobr id="dprnp"></nobr></form></em>
    <em id="dprnp"><form id="dprnp"><nobr id="dprnp"></nobr></form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dprnp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dprnp">

      <address id="dprnp"></address>